005.【濒死2】发烧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“啊!!”

实验楼五楼连接教学楼的廊桥,空白试卷从上至下漫天飞舞。

“有人跳楼了——”

“这么多血……”

周围慢慢围起来好多一模一样的人,尖叫和抽泣声穿入耳膜。

她离得最近,脚下黏黏滑滑的,踩了一脚鲜红浓稠的血。

她盯着那抹红看,看得眼冒金星,脑子也出现红光,随后画面一转。

“学校是希望你能主动退学。”

红木办公桌上放着陶瓷茶杯,再往左是模糊了名字的工牌,她听见有人对她说话,于是她抬头。

“啪!”

巴掌落下,带来一阵长久持续的耳鸣,她看见眼前矮小臃肿的女人,头顶白色的发旋和布满细纹的通红的眼睛。

“怎么死得不是你。”

那个女人说。

“家属是吗?唉,两个都没救过来,请节哀。”

这一秒她坐在手术室外的走廊上,听见大人们交谈。

场景切得飞快,她很快感觉不到脸上火辣辣的疼,眼前略过一张张没有五官的人脸,对着她说话或者立在她面前挡路,一个接一个冒出来又把她围住。她想掰开人群挤出去,越往外走却越难挣脱。她逐渐被埋没,被踩踏,手脚失去了作用,被踢进黑洞。

她掉在了高架床上,生锈的铁栏杆吱呀吱呀响,下面传来故意压低的声音,很温柔地喊她名字:

“白欣,能认识你真好。”

白欣睁开眼睛。

意识到自己在做梦,梦境很容易就会崩塌。

她睡得身子整个滑下去,脑袋枕着沙发角,极其不舒服。撑起身体抬头一看,天没比刚才亮多少。

她皱眉朝刚才吵醒她的源头看去,睡前还只露出门外一半的身体,慢慢蠕动着几乎全出来了。不知道在难受什么,还在扭,边扭边哼哼。

她起身走到席锐身前,抬脚踩了踩他的脸:“干什么,你有病?”

席锐好似根本没感觉到白欣过来,张大了嘴呻吟,手脚蜷缩后背弓起,像只熟虾在翻滚。昨晚洗干净的身体滚了一地灰,还湿着的头发破烂抹布一样盖在脸上。

这股难受劲儿看着不像装的,白欣踢了拖鞋又踩上去,席锐脑袋烫得烧脚。

“操。”

她俯下身去探他额头,另一只手摸摸自己的,对比明显,估计得39度往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: 丛林法则(破镜梗) 邻家哥哥的深夜调教 陶之夭夭 (母子) 爱囚(H) 权贵们的金丝雀,飞了 掏心(强制爱1v1) 我老公他有绿帽癖(np) 皮囊(出轨,H) 艳杀(1v2) 隐藏欲望的丈夫 次玉 长夜火(高干 高H 1V1) HP食死徒们的共同情人 谁给自己戴绿帽啊?(1v2、伪骨强取、高H) 天降横财与老公 檐下雀(舅舅x侄女) 你有男友?我等分手 归港有风 【1v1 高干 破镜重圆 H】 夏日汽水 卿卿薄幸